Your Business Needs Fresh Ideas?
We work for your Profit

依靠17%的出口退税盈利

2020-02-26 04:53

另外,范爱军表示,未来的国际市场开拓应着眼于核心技术的开发上。一个国家和一个企业如果掌握了该产品的核心技术,不仅是会提高竞争能力,而且会在贸易争端的谈判中更具有话语权和主动性。

“现在加收11.8%的反倾销税,我们的光伏电池片价格已超过韩国、台湾地区,跟欧美差不多了。如果税率提到47.6%,那连一块电池片也卖不动了。”6月6日,山东力诺太阳能电力集团营销总监刘建力表示,去年美国“双反”对我国光伏行业造成较大冲击,欧盟作为中国最大光伏海外市场,这次征收反倾销税无异于雪上加霜,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许冰波告诉记者,省商务厅已着手组织省内光伏企业到巴西参加7月举行的国际太阳能展会,以寻找开拓拉美市场的商机。

两位专家都认为,这次与欧盟反倾销的斗争事关重要,如果应对不力,我们不仅在欧洲损失市场,其他国家也会相继提出调查,印度光伏电池制造商已多次向印度商会提交反倾销申诉书。

“从出口的轨迹上就能清晰地看到,我省光伏产业的发展在短短数年间经历了过山车式的大起大落,目前面临困难的局面。”许冰波说。

“从国家层面看,4.3亿美元只是全国光伏出口欧盟204亿美元的零头,占比仅为2.1%。而就全省外贸出口来看,去年我省出口总额为1168.1亿美元,光伏产品所占比重微乎其微,因此对我省外贸总体影响不会太大。但就产业来说,由于我省光伏产品80%至90%的销售依赖海外市场,其中60%至70%销往欧盟国家。欧盟征收反倾销税后,势必让山东出口企业的日子更为难过。”省商务厅进出口公平贸易处处长尹平判断说。

许冰波认为,光伏企业要积极开发国内市场的潜力。光伏发电的最大意义在于节能,减少对传统能源的依赖和消耗,需要政府的引导和支持,出台配套措施,鼓励大型医院、学校、商场等使用光伏产品。

不过,在山东大学经济学院国际贸易研究所所长范爱军看来,低价竞争并不一定就是倾销,歧视性的替代国制度使得中国企业深受其害。中国的市场经济国家地位和相应待遇一直没被欧盟承认,遇到类似的倾销问题他们就找替代国对照价格的合理性。欧盟在本案的初裁中就以印度作为计算中国涉案产品正常价值的替代国。

山东社科院国际经济研究所副所长顾春太说,光伏产业作为新能源产业或战略性新兴产业被我国多地政府看重,大力支持,因而获得了快速发展。但光伏产品价格相对较高,是需要建立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基础之上的。随着光伏产业在各地一哄而起,产能过剩成为必然结局。在这种条件下,只能依赖出口。但我国光伏产业的技术水平不高,产品附加值较低,依靠价格竞争渐成常态,最终导致了欧盟的报复。

“在‘十一五’中期,南方很多制造光伏的大企业已经在海外上市,而我省的光伏产业才刚刚起步,尚未形成规模。”据省商务厅科技处处长许冰波介绍,我省对光伏产品出口进行专项统计是从2010年才开始的,2010年出口6亿多美元;在2011年达到顶峰,达8亿多美元,出口企业有20多家;2012年受美国“双反”影响,锐减到了4亿多美元;今年延续颓势,出口企业不足10家,1至4月份为6200多万美元,比去年同期减少58%;现在又逢欧盟反倾销,业内估计整个行业在经过洗牌后,2014年将跌至谷底。

记者了解到,近年来我省光伏太阳能产业通过引进外资和自主投资,在晶硅电池、薄膜电池、太阳能组件等领域新上了一批项目,形成了以东营光伏、力诺光伏、皇明太阳能、孚日光伏等骨干企业为主体的产业集群。不过,在此次全国143家应诉的光伏企业中,由于我省单个企业产能都不足10亿美元,没有一家进入欧盟反倾销的调查名单。

目前正处于60天低税率“窗口期”,不管最终磋商结果如何,我国光伏企业愈来愈认识到,仅靠低成本、低价竞争的时代已经过去,未来国际市场开拓应着眼于核心技术的开发上。

6月4日,欧盟委员会决定,从6月6日到8月6日对产自中国的光伏产品征收11.8%的临时反倾销税,此后4个月税率将升至47.6%。

据业内人士透露,因为国内光伏产品几乎是成本价出口,依靠17%的出口退税盈利,现在欧盟11.8%的临时税率对中国企业仍留有余地,如果提高到20%以上就无法承受了。

许冰波说:“我们的光伏产业是典型的‘两头在外’,一个是原材料和加工设备在外,另一个市场在外,而我们的光伏产业集中在中下游。因此,只要海外市场一有风吹草动,我们的企业就会头疼脑热。”

其实对于此次欧盟反倾销,国内早有预期。去年6月,省商务厅就组织山东光伏企业参加了由国家商务部组织的预警会,并及时在网上发布信息,通报情况。

据山东省商务厅统计,2012年我省企业向欧盟出口光伏产品4.3亿美元,其中东营光伏这家企业出口最多,达2亿余美元。